装监视器录下丈夫床战小三“激情啪啪啪” 人妻竟挨告了!

新北市一名徐姓人妻,去年9月间,在家中打扫时,发现出现了其他女性的头发,家中物品也有被翻动过的迹象,怀疑丈夫带小三回家嘿咻,于是在家中装设监视器、录音笔搜证,果然在10月间拍下丈夫与小三的爱情动作片,愤而提告对方通奸,岂料,却遭丈夫提告妨害秘密,新北地检署调查时认为,徐妻并非无故窃录,昨予以她不起诉处分。

不起诉指出,丈夫指控徐妻无故摄录他与其他女子的非公开行为,但徐妻挨告后否认,供称因自己去年9月间,在家中打扫时,发现不是自己的女性头发,而且家中东西也有被翻动过的迹象,自己才会在家中装设监视器、录音笔进行搜证,同年10月间更录下丈夫带其他女人回来发生性行为的影像。

新北地检署检察官调查发现,徐妻在同年12月间已向丈夫与小三提告妨害家庭,因此证明她装设监视器的目的在于搜证丈夫有无与其他女子有通奸行为,并非无故摄录,加上并无其他积极证据能够证明徐妇有妨害秘密罪嫌,因此予以不起诉处分。

娱乐中心/综合报导:

谢忻今年6月被爆出和好兄弟阿翔当接拥吻,两人跨越了友谊的那条线引发外界挞伐,也重创演艺形象,双双被停工,事隔2个多月,阿翔率先于19日复工,谢忻昨(21日)也现身面对社会大众,数度跟阿翔、阿翔的妻子Grace及孩子说对不起,谢忻目前仍属停工的状态,就连手上唯一稳定的主持工作《综艺大集合》也没了,年收至少损失480万元,未来该怎么走,谢忻也给出了答案。

昨日记者会上,谢忻被问到失去了手上唯一的演艺工作收入会不会因此出问题,她表示短时间就是靠家人帮忙,据《ETtoday》报导,有工作人员透露,谢忻在事件发生后,常常没事就会回基隆老家住,目前生活费就是靠公务员妹妹接济。

至于谢忻原本在《综艺大集合》一集的酬劳约3-4万元,每周录影一次,一个月少说会有12万元的进帐,再加上其他节目通告一集2万元、商演活动、业配等,每个月平均有30-40万元的收入,但谢忻目前全面停工,等同年收入480万全部泡汤。

报导指出,谢忻除了周六(24日)台中公益活动外,接下来的工作几乎是零计划,经纪公司与电视台尚未做出任何决定,因此谢忻昨天在记者会上坦言,不敢强求未来有没有工作,如果有工作的话,我会很珍惜新的工作,如果没有工作上门,她也会选择好好学习,朝志工方向继续迈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领号.
上一篇:
下一篇: